設為首頁(yè) | 加入收藏 | 今天是2024年07月16日 星期二

聚合智慧 | 升華財富
產(chǎn)業(yè)智庫服務(wù)平臺

七禾網(wǎng)首頁(yè) >> 頭條

傅海棠:世界經(jīng)濟第三次騰飛,中國模式適合全球!

最新高手視頻! 七禾網(wǎng) 時(shí)間:2018-02-14 16:48:03 來(lái)源:七禾網(wǎng)


傅海棠:

鶴翔大宗商品貿易有限責任公司、智博商品信息咨詢(xún)有限公司董事長(cháng)

擁有最純粹、最樸素的經(jīng)濟學(xué)思想和投資邏輯。有“農民哲學(xué)家”的稱(chēng)謂,對中國崛起的奧秘有深入的剖析,對經(jīng)濟的研究獨樹(shù)一幟,對“勞動(dòng)創(chuàng )造財富”的財富論有深刻的見(jiàn)解。

是國內投資界的傳奇人物,深諳大宗商品供求法則。不看任何技術(shù)圖表、不做任何技術(shù)分析,倡導和實(shí)踐產(chǎn)業(yè)調研、基本面分析,用“天道”思想理解分析市場(chǎng)、指導操作方向和節奏。2000年進(jìn)入期貨市場(chǎng),2009年到2016年在期貨市場(chǎng)實(shí)現5萬(wàn)到10億的投資回報。


精彩觀(guān)點(diǎn):

一切經(jīng)濟的核心和本質(zhì)就是圍繞生產(chǎn)財富去進(jìn)行。

導致經(jīng)濟危機的原因,第一是貨幣,第二是政策。經(jīng)濟蕭條的主要原因就是通貨緊縮。

不懂經(jīng)濟就不能很好的投資,投資也是經(jīng)濟的一部分。

經(jīng)濟學(xué)也屬于哲學(xué)的范疇,經(jīng)濟學(xué)和管理學(xué)都是哲學(xué)。

中國崛起的奧秘就在于四個(gè)支柱、一個(gè)核心。四大支柱為:強大的政府、正確的道路、勤勞的人民、自主的貨幣,一個(gè)核心為:勞動(dòng)創(chuàng )造財富。其中的關(guān)鍵點(diǎn)是,要有一個(gè)良好的“勞動(dòng)創(chuàng )造財富”環(huán)境;而首要的因素則是要有一個(gè)強大的政府。

這條道路是否有利于勞動(dòng)者創(chuàng )造財富、擁有財富,從而有效改善勞動(dòng)者生活條件,實(shí)現勞動(dòng)者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。

中國走的這條路符合任何國家,不管是資本主義還是社會(huì )主義,全面符合。

西方經(jīng)濟學(xué)的漏洞是較多的。按照西方經(jīng)濟學(xué)的假設前提,經(jīng)濟學(xué)就變成了“動(dòng)物經(jīng)濟學(xué)”,我們要研究的是“人的經(jīng)濟學(xué)”。

西方經(jīng)濟學(xué)經(jīng)常從現象推導結論,并把結果當成原因,而沒(méi)有找到本質(zhì)原因。

傳統西方經(jīng)濟學(xué)最大的問(wèn)題就是認為要對市場(chǎng)的“放任自流”,要“小政府,大市場(chǎng)”。

管理出效率,政府的有效管理才能讓市場(chǎng)效率更高、運行更健康。政府的管理是“綱”,市場(chǎng)是“目”,綱舉則目張。我們要的應該是“大政府,大市場(chǎng)”。

中國崛起的原因,說(shuō)一千道一萬(wàn),就是有一個(gè)強大的政府走著(zhù)一條正確的道路。沒(méi)有這個(gè)前提,其它一切都是白搭。

大海航行靠舵手、汽車(chē)運行靠司機。

長(cháng)遠來(lái)看,有利于財富(物質(zhì)財富和精神財富)創(chuàng )造的經(jīng)濟措施,都是對的;阻礙財富創(chuàng )造的措施,都是錯的。

中國特色的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是政府有效管理下的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。

市場(chǎng)不是萬(wàn)能的,而政府的管理是有效的。市場(chǎng)不能解決所有的問(wèn)題,而政府能,政府沒(méi)有解決不了的問(wèn)題。

財富是勞動(dòng)者的有效勞動(dòng)創(chuàng )造的。財富的本源不是貨幣,而是生產(chǎn)和創(chuàng )造,是勞動(dòng)。

工作有分類(lèi),勞動(dòng)無(wú)貴賤。

不管是腦力勞動(dòng)還是體力勞動(dòng),只要是有效的勞動(dòng),都創(chuàng )造價(jià)值,創(chuàng )造物質(zhì)財富和精神財富。

貨幣的本質(zhì)是政府信用支持的勞動(dòng)憑證。貨幣的核心功能是促進(jìn)財富的創(chuàng )造。

貨幣是經(jīng)濟的血液,貨幣是發(fā)展的命脈。

貨幣是一切經(jīng)濟活動(dòng)的總軸,貨幣是一切財富的容器。

歷史早已證明,除了戰爭和自然災害,任何經(jīng)濟蕭條,都源于通貨緊縮。

通過(guò)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的調節熨平經(jīng)濟周期,維持經(jīng)濟繁榮。

經(jīng)濟“過(guò)熱”時(shí)的正確選項是擴大生產(chǎn)滿(mǎn)足需求,讓加速的經(jīng)濟列車(chē)保持高速,而不是一棍子打死讓經(jīng)濟降速變成蕭條。

我對全球經(jīng)濟的看法還是很樂(lè )觀(guān)的,尤其對我們中國經(jīng)濟的看法更樂(lè )觀(guān)。

中國經(jīng)濟不可能走不動(dòng),增長(cháng)動(dòng)力還是在制造業(yè),只有制造業(yè)是最接地氣的。

新時(shí)代就有新事物,就有新需求,提前布局的人,例如馬云、馬化騰,就屬于新時(shí)代最受益的一批人。

在各行各業(yè)里面,通過(guò)創(chuàng )新,讓消費者獲得水平更高、質(zhì)量更高、速度更快的服務(wù),這樣的人就會(huì )獲得新時(shí)代的獎勵。

目前來(lái)講,中國財富總量遠遠超過(guò)美國,只是在統計上,表現為美國第一大,中國第二大。

在中國的錢(qián)都是中國人民的,錢(qián)投出去發(fā)展生產(chǎn),最終還是人民享受。

中國模式在全球全面覆蓋。中國模式是未來(lái)全球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標桿。

布局不可再生資源,逢低就買(mǎi)進(jìn)肯定是有機會(huì )的,當然,要找到那個(gè)低點(diǎn)。

高端加上生產(chǎn)量受限,這樣的行業(yè)不是太多。

能夠提高行業(yè)效率的企業(yè)也會(huì )不斷發(fā)展壯大。

偉大的企業(yè)就是為社會(huì )創(chuàng )造價(jià)值最多的企業(yè)。

華為、騰訊是偉大的企業(yè),中國中車(chē)、中國銀行、工商銀行這些也是偉大的企業(yè),是偉大的國家管理之下的偉大的企業(yè)。

為社會(huì )多創(chuàng )造財富的企業(yè)家是偉大的企業(yè)家,把自己本身的企業(yè)做大利潤的企業(yè)家是第二偉大的企業(yè)家。

企業(yè)壯大是自己人生價(jià)值的體現,創(chuàng )造的財富不是他們自己在消費,而是社會(huì )在消費。馬化騰的微信都是我們在用,宗慶后的娃哈哈都是大眾在喝,王健林造的房子都是我們在住。

房子的數量不夠,供不應求,所以?xún)r(jià)格才比較高。

各種商品的價(jià)格,買(mǎi)不起的原因表面看好像是因為價(jià)格高,其實(shí)背后的核心原因是生產(chǎn)量不足。

如果不建設這么多房子,無(wú)房可買(mǎi),我們的存款有何用處?

土地是最大的財富、最基礎的財富,土地公有,就是人人有份,土地增值帶來(lái)的好處全民共享。

市場(chǎng)運動(dòng)遵循天道規律,價(jià)格趨勢源于供求動(dòng)力,在我看來(lái),供求決定價(jià)格波動(dòng)是交易中的核心和本質(zhì)。

是行情決定了技術(shù)怎么走,而不是技術(shù)決定行情怎么走,行情怎么走的背后的真正原因就是供求。

我盯盤(pán)的時(shí)間很少,更多的是去實(shí)體企業(yè)、田間地頭等做調研,也會(huì )和大型貿易商交流。

“臺上三分鐘,臺下十年功”,交易是很快就能完成的,重要的是自己在背后花的功夫。

現在一般都是交易所組織調研,聯(lián)系企業(yè),組成一個(gè)團過(guò)去。

如果不能精準出擊,就采取輕倉的策略。

一方面是行業(yè)大量出清,另一方面就是政策的有利調控,這兩個(gè)點(diǎn)都做到了,那就是重倉的時(shí)候了。

右側交易就意味著(zhù)你已經(jīng)失去了最好的價(jià)位。

我一般都比較喜歡做長(cháng)期機會(huì )。

如果期貨貼水幅度相對比較大,而現貨不但不繼續下跌,反而拐頭向上漲,出現買(mǎi)貨難的情況,像這樣的商品就值得重倉去做。

我現在主要做鐵礦和豆粕,打算長(cháng)期做多持有三年。

期貨市場(chǎng)在不斷變化,唯一不變的就是供求決定價(jià)格波動(dòng)。

真正的價(jià)值投資就是低于成本,越低于成本越有價(jià)值。所謂價(jià)值,就是價(jià)格值不值。

現在很多人把具備投資價(jià)值說(shuō)成價(jià)值投資了,其實(shí)這是錯的。真正的價(jià)值投資其實(shí)就是范蠡說(shuō)的“賤取如珠玉,貴出如糞土”。

商品的價(jià)格是在成本基礎上再結合供需的反映。

特朗普的減稅會(huì )對未來(lái)的需求直接產(chǎn)生影響。

根據期貨市場(chǎng)目前的體量來(lái)看,超過(guò)100億應該就很難運作了。

短周期還不太好說(shuō),中長(cháng)周期看,農產(chǎn)品板塊上漲的概率會(huì )比較大。

從長(cháng)期來(lái)看,需求肯定沒(méi)問(wèn)題。如果把時(shí)間拉長(cháng)一點(diǎn),整個(gè)工業(yè)品在未來(lái)全是漲,甚至會(huì )漲到你不敢相信的價(jià)位。

在期貨市場(chǎng),長(cháng)期來(lái)看,多頭和空頭是不對等的,其盈虧比是不同的。

我為什么說(shuō)要逢低做多?因為牛市比較好確定,歷史上從來(lái)都有底沒(méi)有頂。

長(cháng)期看,中國的股市,尤其大盤(pán)藍籌往上漲幾乎是毫無(wú)疑問(wèn)的,當然短期的波動(dòng)還是不好判斷。

未來(lái)如果我發(fā)現某些股票有價(jià)值,拿個(gè)一兩年甚至十幾年都是有可能的。

資源型、生產(chǎn)制造型中市盈率比較低的企業(yè)的價(jià)值還是比較大的,如鋼鐵、煤炭等。

短期內我還沒(méi)有進(jìn)入股市的計劃。

藍籌本來(lái)就是好股票,市盈率低,企業(yè)又穩定,如果是我也會(huì )投資這些股票。



關(guān)于《中國崛起的奧秘-財富論》


問(wèn)1、傅總您好,感謝您和第一財經(jīng)&七禾網(wǎng)的進(jìn)行深入對話(huà),您的著(zhù)作《中國崛起的奧秘-財富論》即將出版,這是一本關(guān)于經(jīng)濟學(xué)的著(zhù)作,您是農民出身的投資家,為什么會(huì )想到出一本經(jīng)濟學(xué)的書(shū)?


傅海棠:雖然我沒(méi)有專(zhuān)門(mén)進(jìn)修過(guò)經(jīng)濟學(xué)的課程,可是我隔三差五也會(huì )聽(tīng)到或者看到一些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對經(jīng)濟的看法。我覺(jué)得很多人的觀(guān)點(diǎn)不太接地氣,偏離了真正的經(jīng)濟學(xué)本質(zhì)和核心,他們根本就沒(méi)有理解什么是真正的經(jīng)濟學(xué)。


所謂發(fā)展經(jīng)濟就是要發(fā)展生產(chǎn),生產(chǎn)財富,保障人民的生活,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,建設強大的國家。這樣一來(lái),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核心和本質(zhì)就是圍繞生產(chǎn)財富去進(jìn)行。怎樣采取措施和想盡一切辦法保證正常生產(chǎn)和快速生產(chǎn),提高生產(chǎn)力,解決生產(chǎn)過(guò)程中出現的矛盾和問(wèn)題是經(jīng)濟發(fā)展中的關(guān)鍵。政府可以通過(guò)采取針對性的措施促進(jìn)生產(chǎn)的正常進(jìn)行。


目前主流的傳統經(jīng)濟學(xué)認為經(jīng)濟存在周期性規律,繁榮之后必然走向蕭條,我覺(jué)得這個(gè)不太靠譜。這就好比說(shuō)如果我們種地的時(shí)候遇到干旱就必然要旱死。這叫什么?不破不立,推倒了重來(lái)。猶如無(wú)稽之談。天不下雨我們就澆水來(lái)保證農作物的正常生長(cháng)和高產(chǎn);雨下多了我們就排澇;風(fēng)刮大了我們就把農作物扶起來(lái)。我們采取的一切措施就是要保證農作物的豐產(chǎn)和高產(chǎn),最好是年年豐收,多點(diǎn)糧食,保障大家的吃飯、穿衣問(wèn)題。經(jīng)濟也是一樣的道理,出現了問(wèn)題以后我們要做的是想辦法去解決它。



問(wèn)2、您對經(jīng)濟的這一套總結就是通過(guò)種田、貿易等一些平時(shí)生活的積累得出的嗎?


傅海棠:對,我們要從本質(zhì)和根上去看待和研究問(wèn)題,不要漂在半空中,或者因為結果而找結果。要找到原因,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導致了這個(gè)結果。我舉個(gè)農作物的例子,比如說(shuō)玉米第一年產(chǎn)量八百斤,第二年八百斤,第三年八百斤,突然有第四年變成了五百斤,然后發(fā)生危機了。你不要以前幾年的結果來(lái)推導后面一定會(huì )發(fā)生危機,這就大錯特錯了。你要找到為什么玉米前面連續三年的產(chǎn)量都是八百斤,后面突然變成五百斤的原因。如果說(shuō)后續出現了導致產(chǎn)量變成五百斤的原因,那我們就采取措施,讓玉米的產(chǎn)量恢復到正常水平,這樣經(jīng)濟就穩健了。



問(wèn)3、您舉的玉米的例子是一個(gè)很小的點(diǎn),我們的世界經(jīng)濟體系相對來(lái)說(shuō)更大、更復雜,那以小去概括這么大的東西會(huì )不會(huì )不全面?


傅海棠:這個(gè)沒(méi)有以小概大,只是為了說(shuō)明問(wèn)題舉的例子。世界經(jīng)濟體系雖然很大,不過(guò)它也有原因。主要原因,像經(jīng)濟的問(wèn)題就主要出在貨幣上。導致經(jīng)濟危機的原因,第一是貨幣,第二是政策。經(jīng)濟蕭條的主要原因就是通貨緊縮。知道因為通貨緊縮導致經(jīng)濟蕭條,以后就好辦了,那就對癥下藥,采取寬松的貨幣政策,并且把錢(qián)投向生產(chǎn)端,經(jīng)濟馬上就會(huì )繁榮起來(lái)。歐洲央行采取了寬松的貨幣政策以后,歐洲經(jīng)濟的復蘇就超出了預期;美國現在的經(jīng)濟也不錯,其實(shí)就是從奧巴馬在任的末期就采取了貨幣寬松的措施。



問(wèn)4、農民、商人、投資家、哲學(xué)家、作家、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,這些身份標簽中您本人最認同哪一個(gè)或哪幾個(gè)?為什么?


傅海棠:我個(gè)人最認同的身份是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,因為經(jīng)濟是一切問(wèn)題的根本,比如投資,不懂經(jīng)濟就不能很好的投資,投資也是經(jīng)濟的一部分,包括商人的經(jīng)商也是經(jīng)濟的一部分。我主要做投資,不是專(zhuān)門(mén)從事哲學(xué)研究的,其實(shí)經(jīng)濟學(xué)也屬于哲學(xué)的范疇,經(jīng)濟學(xué)和管理學(xué)都是哲學(xué)。



主持人、您對經(jīng)濟的敏感性特別高。


傅海棠:我的敏感性是對癥下藥,要明白什么政策導致什么結果。



問(wèn)5、您是否有總結,政策出來(lái)后,一般多久能反映到行情中?


傅海棠:期貨市場(chǎng)很快,股票市場(chǎng)稍微慢一點(diǎn),因為股票的周期比較長(cháng),一點(diǎn)一點(diǎn)往上漲,盤(pán)中看著(zhù)很慢,拉出圖形來(lái)看,一直在上漲。我覺(jué)得要做藍籌,不要買(mǎi)小盤(pán)股,一買(mǎi)就上當。



問(wèn)6、對中國崛起的原因,眾說(shuō)紛紜。就您看來(lái),中國崛起的奧秘是什么?


傅海棠:就我們的切身體會(huì )和研究而言,中國崛起的奧秘就在于四個(gè)支柱、一個(gè)核心。四大支柱為:強大的政府、正確的道路、勤勞的人民、自主的貨幣,一個(gè)核心為:勞動(dòng)創(chuàng )造財富。


簡(jiǎn)單來(lái)說(shuō),就是在強大政府領(lǐng)導下,選擇了正確的道路,通過(guò)自主發(fā)行和調控貨幣等手段,激勵人民高效勞動(dòng),使市場(chǎng)效率大大提高,由此創(chuàng )造的財富越來(lái)越多。


其中的關(guān)鍵點(diǎn)是,要有一個(gè)良好的“勞動(dòng)創(chuàng )造財富”環(huán)境;而首要的因素則是要有一個(gè)強大的政府,有了強大的政府才能讓四個(gè)支柱中其它三個(gè)支柱成立,才能創(chuàng )造人民安居樂(lè )業(yè)、積極勞動(dòng)創(chuàng )富、不斷提高效率的環(huán)境。


那么什么樣的發(fā)展路徑才是正確的道路呢?我們或許可以有很多指標可以判斷道路選擇的正確性,而其核心指標必然是:這條道路是否有利于勞動(dòng)者創(chuàng )造財富、擁有財富,從而有效改善勞動(dòng)者生活條件,實(shí)現勞動(dòng)者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。進(jìn)一步分解,則包括政治上是否有利于高效正確地決策并予以執行,經(jīng)濟上是否有效地進(jìn)行宏觀(guān)規劃和調控市場(chǎng)、微觀(guān)上是否有利于企業(yè)和個(gè)人發(fā)揮勞動(dòng)積極性。只要能高效決策,政府的形成模式就并不重要。只要能對市場(chǎng)進(jìn)行規劃和調控,就比放任自流要好。只要全體人民是在辛勤勞動(dòng)創(chuàng )造財富,國家崛起就有了希望。



問(wèn)7、您覺(jué)得中國走的這條路,其它國家能否借鑒?


傅海棠:中國走的這條路符合任何國家,不管是資本主義還是社會(huì )主義,全面符合。中國的這條道路追尋了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的原則,當然,有些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不認可,認為我們不是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。他們所認為的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是沒(méi)有政府管理的經(jīng)濟體,其實(shí)世界各個(gè)國家對經(jīng)濟都有管理,只是管理的方式方法和管理的措施、力度不同。這也是主流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一個(gè)誤區。



問(wèn)8、我們發(fā)現《中國崛起的奧秘-財富論》一書(shū)中,對傳統西方經(jīng)濟學(xué)多有批判,您覺(jué)得傳統西方經(jīng)濟學(xué)有哪些明顯的漏洞?


傅海棠:西方經(jīng)濟學(xué)的漏洞是較多的,比如西方經(jīng)濟學(xué)有幾個(gè)假設前提:理性人假設、自我利益最大化假設、信息完全假設、市場(chǎng)出清假設等,但這些假設前提都不是真實(shí)的、不是確定的,和現實(shí)不相符的。按照西方經(jīng)濟學(xué)的假設前提,經(jīng)濟學(xué)就變成了“動(dòng)物經(jīng)濟學(xué)”,我們要研究的是“人的經(jīng)濟學(xué)”,“動(dòng)物經(jīng)濟學(xué)”顯然不能指導和解釋人的經(jīng)濟世界。


西方經(jīng)濟學(xué)經(jīng)常從現象推導結論,并把結果當成原因,而沒(méi)有找到本質(zhì)原因。有些現象只是結果,看著(zhù)結果找原因可能找不到,而拿著(zhù)結果當原因,還認為是客觀(guān)規律、是必然,那就大錯特錯了。研究經(jīng)濟學(xué)的方法,應是先找到原因,再推導結果。


西方經(jīng)濟學(xué)的分析方法,常把錯誤的觀(guān)念當成必然的前提。比如西方經(jīng)濟學(xué)認為經(jīng)濟的興衰周期是必然的,認為繁榮之后必然蕭條,認為蕭條是不可避免的,然后以這樣的前提去研究經(jīng)濟學(xué),非要找一切的原因和說(shuō)辭去對應這個(gè)前提,去分析和預測經(jīng)濟,制定經(jīng)濟政策,指導經(jīng)濟活動(dòng),當然難有好的結果。由此指導經(jīng)濟,采取的措施往往是放任自流、引發(fā)危機、帶來(lái)蕭條,而不是對經(jīng)濟加強管理,根據經(jīng)濟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出現的問(wèn)題和矛盾,辨證施治、對癥下藥地采取措施,預防危機、維持繁榮。


西方經(jīng)濟學(xué)認為經(jīng)濟周期必然循環(huán),經(jīng)濟危機不可避免。誰(shuí)說(shuō)周期是必然的?現在冬天都能吃上新鮮水果和蔬菜了,說(shuō)明某些自然周期都可改變,更何況所謂的經(jīng)濟繁榮和蕭條周期是因為人的參與而產(chǎn)生的。過(guò)去所謂的經(jīng)濟周期是因為不恰當的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造成的,經(jīng)濟蕭條開(kāi)始于貨幣緊縮、經(jīng)濟繁榮源于貨幣寬松,知道了原因,就能對癥下藥,解決問(wèn)題。


西方經(jīng)濟學(xué)理論預測經(jīng)濟經(jīng)常南轅北撤、啼笑皆非,一次次的出現錯誤,這說(shuō)明西方經(jīng)濟學(xué)理論用來(lái)研究和預測經(jīng)濟的指標、公式、理論本來(lái)就是錯的,如果是對的,那為什么預測的結論經(jīng)常是錯的呢?


傳統西方經(jīng)濟學(xué)最大的問(wèn)題就是認為要對市場(chǎng)的“放任自流”,要“小政府,大市場(chǎng)”,市場(chǎng)出了問(wèn)題,政府不要管,最好讓市場(chǎng)的參與者自生自滅,死了重新來(lái)過(guò)。這明顯是有問(wèn)題的,管理出效率,政府的有效管理才能讓市場(chǎng)效率更高、運行更健康。政府的管理是“綱”,市場(chǎng)是“目”,綱舉則目張。我們要的應該是“大政府,大市場(chǎng)”。


西方經(jīng)濟學(xué)非但不能指導中國經(jīng)濟,就算用來(lái)指導西方經(jīng)濟也未必行得通。近二十年西方各國經(jīng)濟停滯不前,與西方經(jīng)濟學(xué)理論沒(méi)有突破是有關(guān)系的。不能指導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經(jīng)濟學(xué),就是無(wú)效的、無(wú)用的,甚至對經(jīng)濟還是有害的。


種莊稼的道理很簡(jiǎn)單:旱了澆水,澇了排水,有蟲(chóng)要用藥,有稗草要除掉,這才能保證豐收。自己家的孩子,大家都知道好好培養。餓了給他飯吃,從來(lái)沒(méi)有說(shuō)餓了就要讓他挨餓!病了要給他治療,從來(lái)沒(méi)說(shuō)病了就讓他自己痊愈而不去看醫生。奇怪的是,很多人說(shuō)經(jīng)濟壞掉了,就要讓它自行修復,或者讓它自己爛掉也好,爛掉之后就好了,這叫不破不立。天下哪有這個(gè)道理?難道你的孩子生病了,就要讓他病死算了?人生病要治,結果經(jīng)濟生病卻要放任?這是哪門(mén)子經(jīng)濟學(xué)理論! 


我們?yōu)槭裁匆芯拷?jīng)濟學(xué)呢?當然是為了促進(jìn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、解決經(jīng)濟問(wèn)題、使經(jīng)濟平穩/快速/健康/高效的發(fā)展。



問(wèn)9、較多專(zhuān)家、學(xué)者認為“政府”不應該管“市場(chǎng)”,而您認為應該“在政府的有效管理下進(jìn)行市場(chǎng)競爭”,并且認為“強大的政府是一國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第一要素”。您為何如此看重政府的作用?


傅海棠:中國崛起的原因,說(shuō)一千道一萬(wàn),就是有一個(gè)強大的政府走著(zhù)一條正確的道路。沒(méi)有這個(gè)前提,其它一切都是白搭。我們已經(jīng)在正確的道路上走了幾十年,即便按照慣性去發(fā)展,也會(huì )越來(lái)越好。


其實(shí)中國是這樣,外國也是這樣,如果沒(méi)有強大的政府作保障,根本不可能有英美國家的所謂崛起。它們自己依靠強大的政府崛起了,卻告訴其它國家“政府沒(méi)什么用,市場(chǎng)才是最偉大的”,這要么是真的不懂,要么是故意糊弄人。


大海航行靠舵手、汽車(chē)運行靠司機。沒(méi)有舵手的輪船怎么航行?沒(méi)有司機的汽車(chē)怎么前進(jìn)?車(chē)子不會(huì )自己跑,經(jīng)濟不會(huì )自動(dòng)好。萬(wàn)事俱備,還欠東風(fēng)。而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東風(fēng),只能是那個(gè)開(kāi)車(chē)的人。在經(jīng)濟運行的這輛車(chē)上、這艘船上,開(kāi)車(chē)的人是誰(shuí),掌舵的人是誰(shuí)呢?翻遍西方經(jīng)濟學(xué)的典籍,也找不到答案。


有了強大的政府,才有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。正如有了好的企業(yè)家,才有企業(yè)的發(fā)展;有了好的老師,才有孩子更好的學(xué)習和成長(cháng);有了韓信將兵,才有百戰百勝;有了高水平的農田管理者,才有糧食的連年大豐收、高產(chǎn)穩產(chǎn);有了袁隆平,才有雜交水稻的誕生,才有水稻單產(chǎn)的大幅提高……


一切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要素,都是在強大政府的組織、管理、協(xié)調、規劃之下,才能發(fā)揮出各要素的功能和效率。所以強大的政府是一切經(jīng)濟發(fā)展要素的首要要素,有了強大的政府,才有國泰民安、安居樂(lè )業(yè),國家穩定了、社會(huì )安定了,一國才能打造一個(gè)勞動(dòng)創(chuàng )造財富的良好環(huán)境,才能把主要精力和資源投入到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事業(yè)上。也只有在強大政府的有效管理之下,市場(chǎng)才能有序和高效運行,離開(kāi)了政府的有效管理,市場(chǎng)將變得無(wú)序和低效。


我們并不否認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過(guò)程中需要有資源、勞動(dòng)、資本、技術(shù)和制度,但有了這些要素,卻未必就能帶來(lái)經(jīng)濟的增長(cháng)。還需要一位技藝高超的大師傅——強大的政府來(lái)整合、協(xié)調、管理、調度這些要素,才能實(shí)現這些要素作用的倍乘效應。



問(wèn)10、政府管理市場(chǎng)的“目的”應如何設定?就是說(shuō),如何評價(jià)政府是管好了市場(chǎng),還是沒(méi)管好?


傅海棠:政府管理市場(chǎng)的目的在于提高市場(chǎng)運行效率,讓經(jīng)濟健康發(fā)展,讓勞動(dòng)者創(chuàng )造和擁有更多財富。評判一個(gè)國家經(jīng)濟好壞的標準,是經(jīng)濟是否平穩健康快速發(fā)展、是否實(shí)現了國泰民安。而評判國家強弱的標準,則是財富的多寡。社會(huì )創(chuàng )造的財富越多,國家就越強大、社會(huì )就越安定、政治就越能清明、民眾生活和精神面貌也就越好,所謂倉廩實(shí)而知禮節,就是這個(gè)道理。反之,社會(huì )財富不足,老百姓衣不遮體、食不果腹,生活都無(wú)以為繼,國家就不會(huì )富強、人民就不會(huì )富有,社會(huì )就不會(huì )安定。長(cháng)遠來(lái)看,有利于財富(物質(zhì)財富和精神財富)創(chuàng )造的經(jīng)濟措施,都是對的;阻礙財富創(chuàng )造的措施,都是錯的。


市場(chǎng)需要管理,需要呵護。政府的管理是為了市場(chǎng)運行得更好,不是反市場(chǎng)。政府管理是為了市場(chǎng)更高效,更穩定,更有活力,更好的發(fā)展,解決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中的矛盾和問(wèn)題。


其實(shí),

市場(chǎng)這個(gè)體系的建立,是政府規劃的。

市場(chǎng)這個(gè)體系的制度,是政府制定的。

市場(chǎng)這個(gè)體系的完善,是政府推進(jìn)的。

市場(chǎng)這個(gè)體系的有效運行,是靠政府監督、指導、組織和調控的。

市場(chǎng)這個(gè)體系的效率,是政府管理出來(lái)的。

市場(chǎng)這個(gè)體系的維護,是靠政府完成的。


中國特色的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是政府有效管理下的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。


所謂“站得高,看得遠”,需要有一定的高度,角度也要對。所謂正確的高度和角度,是指應更多站在全體人民、國家和管理者的角度,而不是只站在個(gè)體的角度。即不要時(shí)時(shí)處處僅僅算自己的家庭、企業(yè)的賬目,而應該站在國家發(fā)展的高度來(lái)冷靜看待社會(huì )現象。應從管理者的角度,全面、客觀(guān)地謀求公利、謀求發(fā)展,而不是從個(gè)體的角度,片面、主觀(guān)地謀求私利。


比如看待種地這件事,應站在玉米地管理者的角度,而不是一顆玉米的角度。管理者更多考慮的是整片玉米地的高產(chǎn),盡量讓每顆玉米都茁壯成長(cháng),而一顆玉米更多考慮的是自己長(cháng)得好不好、如何長(cháng)的比別的玉米好,希望澆水、施肥最好從自己這里開(kāi)始,并且得到比別的玉米更多的水分和肥力。一顆玉米想的最好是自己多得一些好處,但管理者不可能滿(mǎn)足每顆玉米的優(yōu)先級需求和個(gè)性化需求。


實(shí)際上,一顆玉米好了,整片玉米地不一定會(huì )好,而只有整片玉米地好了,每一顆玉米才會(huì )好。玉米地的管理者要考慮水夠、肥夠、陽(yáng)光充足,讓每一顆玉米都得到水分、肥力和陽(yáng)光,而至于具體哪一顆長(cháng)得最好,則在考慮和滿(mǎn)足每顆玉米基本需求的前提下,要看每一顆玉米的自己的努力和各顆玉米之間的公平競爭。


責任編輯:李燁
Total:41234

【免責聲明】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(guān)點(diǎn),與本網(wǎng)站無(wú)關(guān)。本網(wǎng)站對文中陳述、觀(guān)點(diǎn)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。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。

本網(wǎng)站凡是注明“來(lái)源:七禾網(wǎng)”的文章均為七禾網(wǎng) www.yfjjl6v.cn版權所有,相關(guān)網(wǎng)站或媒體若要轉載須經(jīng)七禾網(wǎng)同意0571-88212938,并注明出處。若本網(wǎng)站相關(guān)內容涉及到其他媒體或公司的版權,請聯(lián)系0571-88212938,我們將及時(shí)調整或刪除。

聯(lián)系我們

七禾研究中心負責人:劉健偉/翁建平
電話(huà):0571-88212938
Email:57124514@qq.com

七禾科技中心負責人:傅旭鵬/相升澳
電話(huà):13758569397
Email:894920782@qq.com

七禾產(chǎn)業(yè)中心負責人:果圓/王婷
電話(huà):18258198313

七禾研究員:唐正璐/李燁
電話(huà):0571-88212938
Email:7hcn@163.com

七禾財富管理中心
電話(huà):13732204374(微信同號)
電話(huà):18657157586(微信同號)

七禾網(wǎng)

沈良宏觀(guān)

七禾調研

價(jià)值投資君

七禾網(wǎng)APP安卓&鴻蒙

七禾網(wǎng)APP蘋(píng)果

七禾網(wǎng)投顧平臺

傅海棠自媒體

沈良自媒體

? 七禾網(wǎng) 浙ICP備09012462號-1 浙公網(wǎng)安備 33010802010119號 增值電信業(yè)務(wù)經(jīng)營(yíng)許可證[浙B2-20110481]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(jīng)營(yíng)許可證[浙字第05637號]

認證聯(lián)盟

技術(shù)支持 本網(wǎng)法律顧問(wèn) 曲峰律師 余楓梧律師 廣告合作 關(guān)于我們 鄭重聲明 業(yè)務(wù)公告

中期協(xié)“期媒投教聯(lián)盟”成員 、 中期協(xié)“金融科技委員會(huì )”委員單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