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為首頁(yè) | 加入收藏 | 今天是2024年07月21日 星期日

聚合智慧 | 升華財富
產(chǎn)業(yè)智庫服務(wù)平臺

七禾網(wǎng)首頁(yè) >> 頭條

對話(huà)魯軼:以最悲觀(guān)的態(tài)度看待風(fēng)險 才有可能活下來(lái)!

最新高手視頻! 七禾網(wǎng) 時(shí)間:2017-02-28 18:40:21 來(lái)源:七禾網(wǎng)

   七禾網(wǎng)注:與嘉賓的對話(huà)僅作為研究之用,不代表七禾網(wǎng)的觀(guān)點(diǎn)及推薦。金融投資風(fēng)險叢生,愿七禾網(wǎng)用戶(hù)理性謹慎。



魯軼簡(jiǎn)介:

復旦大學(xué)語(yǔ)言學(xué)學(xué)士,計算語(yǔ)言學(xué)碩士。在IBM(中國)有限公司任職12年,2015年創(chuàng )立上海與取投資管理有限公司。與取投資是一家專(zhuān)注于量化投資的策略公司,致力于對市場(chǎng)數據背后的交易行為研究,量化市場(chǎng)風(fēng)險,主動(dòng)管理市場(chǎng)風(fēng)險,積極地服務(wù)于國內快速成長(cháng)的中產(chǎn)階級的資產(chǎn)增值需求。


精彩觀(guān)點(diǎn)

從來(lái)就不存在跟風(fēng)險不匹配的收益。

盈虧比的最佳甜蜜的時(shí)期,就是風(fēng)險釋放掉的時(shí)候,為什么不敢大膽地進(jìn)來(lái)承擔剩下的僅有的一點(diǎn)風(fēng)險?

人和市場(chǎng)沒(méi)有關(guān)系,人只能借助系統才跟市場(chǎng)有關(guān)系。

像“雙十一”那樣的行情肯定是還會(huì )出現的,而且隨著(zhù)趨勢跟蹤策略的盈利性吸引更多的人進(jìn)來(lái),這樣的行情肯定是要反復出現的。

要對人有更多的研究,因為市場(chǎng)中交易的確實(shí)不是這些品種,而是背后的人的博弈。

順勢是因為人的思維慣性,高點(diǎn)是因為人的情緒瘋狂點(diǎn),我們能對慣性做量化,那我覺(jué)得應該也有某些方法可以對這種情緒的爆發(fā)點(diǎn)做一些量化。

程序化交易只是一個(gè)表現形式,真正最重要的還是人的思想。

策略是不能變的,但是背后形成策略的邏輯本身應該已經(jīng)把變化性考慮在里面了,它已經(jīng)是為變化性而設計出來(lái)的策略,而不是還需要變化。

一個(gè)策略要真正實(shí)盤(pán),有兩點(diǎn)很重要,不能說(shuō)它賺錢(qián)了,或者說(shuō)它資金曲線(xiàn)好看,或者風(fēng)險小,而必須是它具備簡(jiǎn)單性和普適性。

短期的暴利就是不該賺的錢(qián),你賺到了,長(cháng)期復利就是你在賺你該賺的錢(qián),用時(shí)間去賺你該賺的錢(qián),不要錯過(guò)你不該錯過(guò)的行情。

你的過(guò)程對了,得到的結果才有意義;你過(guò)程不對,光看結果都是沒(méi)有意義的。

你必須以最悲觀(guān)的態(tài)度去看待風(fēng)險,當它真的來(lái)的時(shí)候你才能活下來(lái)。

如果真要進(jìn)來(lái)(二級市場(chǎng)),那要么就是交給專(zhuān)業(yè)的人做,要么就是自己努力提升自己。

如果把我們的策略的資金曲線(xiàn)認為是一支股票K線(xiàn)圖,那這就是長(cháng)線(xiàn)大牛股,像現在這個(gè)點(diǎn)都是屬于中途回調,是可以抄底的股票。

盡快找到自己喜歡的事情,做一些自己能成就的事情。


七禾網(wǎng)1、魯總您好,感謝您和七禾網(wǎng)進(jìn)行深入對話(huà)。貴公司取名為 “與取投資”,請問(wèn)這個(gè)名字的含義是什么?


魯軼:“與取”的意思其實(shí)就是舍得,一開(kāi)始我取這個(gè)名字的時(shí)候還有過(guò)一些糾結。我們一開(kāi)始就不做結構化的產(chǎn)品,都是做管理型的產(chǎn)品,我們希望跟客戶(hù)之間的定位,是一起承擔風(fēng)險、一起賺取收益的,而不是說(shuō)完全不承擔風(fēng)險來(lái)賺取收益,我們自己的投資理念里認為從來(lái)就不存在跟風(fēng)險不匹配的收益。而且我個(gè)人感覺(jué)“與取”這個(gè)詞如果用象形文字寫(xiě)出來(lái)就更有意思了,“與”是一個(gè)手,“取”也是一個(gè)手,如果你的手不打開(kāi),市場(chǎng)的錢(qián)怎么塞到你手上來(lái)?“與”就是你把你的手打開(kāi),要松一點(diǎn),這樣你才能得到市場(chǎng)該有的利潤,基本上是這個(gè)意思。我們也一直跟客戶(hù)講,投資這個(gè)事情,或者更簡(jiǎn)單地說(shuō)就是交易的事情,我們不是在投入一個(gè)標的,我們就是在賺這個(gè)標的在人群中的理解偏差造成的價(jià)差,這就是個(gè)游戲,這個(gè)游戲就是在風(fēng)險和收益之間取舍的一個(gè)游戲,所以我們就把它直接作為名字了。



七禾網(wǎng)2、有很多做量化交易的私募,因為他們的策略本來(lái)就已經(jīng)完成了,可能更多地會(huì )去做結構化的產(chǎn)品把規模做大,您為什么不采用他們這種方式,而一開(kāi)始做管理型的產(chǎn)品?


魯軼:主要是因為期貨這個(gè)東西特殊,期貨的杠桿本來(lái)就是免費得到的,比如說(shuō)我自己的賬戶(hù)用自有的資金在做,我承受了20%的風(fēng)險,但其實(shí)我的保證金還沒(méi)有用足,如果說(shuō)我愿意給客戶(hù)做擔保來(lái)做結構化的產(chǎn)品,我還不如先把自有資金杠桿先調大,這有空間。其實(shí)說(shuō)白了,我只能承受這些風(fēng)險,所以我不愿意再放開(kāi)這個(gè)敞口,那在這種時(shí)候,我又想擴大自己總的盤(pán)子的盈利,那我只能跟客戶(hù)一起來(lái)做管理型的產(chǎn)品??蛻?hù)也是一個(gè)慢慢培養的過(guò)程,我覺(jué)得也要跟他們灌輸一個(gè)理念——要關(guān)注盈虧比,也就是所謂對市場(chǎng)時(shí)機的一個(gè)掌握。盈虧比的最佳甜蜜的時(shí)期,就是風(fēng)險釋放掉的時(shí)候,為什么不敢大膽地進(jìn)來(lái)承擔剩下的僅有的一點(diǎn)風(fēng)險?而且回報又是相當可觀(guān)的。我們也一直在講,我們的定位就是幫助客戶(hù)管理風(fēng)險,然后長(cháng)期復利。前面兩點(diǎn)要跟客戶(hù)一起去培養,要培養他們理念,第三點(diǎn)我覺(jué)得他們做起來(lái)有難度,知行不合一,在整個(gè)過(guò)程當中的巨大的波動(dòng)性帶來(lái)的嘔吐感,這些我們都代勞了,他們就不用管了。所以我們從一開(kāi)始沒(méi)做結構化的產(chǎn)品,但是未來(lái)可能會(huì )做。我覺(jué)得現在很多人把順序做反了,先做結構化產(chǎn)品,再做管理型產(chǎn)品,其實(shí)應該先做管理型產(chǎn)品,再做結構化產(chǎn)品。等到你自己承受風(fēng)險的能力上去的時(shí)候,你又有能夠充分信任的策略,那個(gè)時(shí)候所有的市場(chǎng)營(yíng)銷(xiāo)手段都可以免了,到那時(shí)再來(lái)做可能更合適。


七禾網(wǎng)3、您在去年“雙十一”當天下午就把所有品種都平倉獲利了,從而避免了當天晚上的暴跌行情。請問(wèn)您是依據什么能夠如此精準地平倉獲利,是否在交易策略中有相應的量化條件?


魯軼:“雙十一”的故事還挺有意思的,從最后的結果來(lái)看,表面上我們確實(shí)表現為比較精確,其實(shí)不是精確,只能從概率角度去講。在“雙十一”前幾天的時(shí)候,行情延伸幅度已經(jīng)很大了,趨勢已經(jīng)很強了,焦炭已經(jīng)出現連續十六根陽(yáng)線(xiàn)了,然后交易所也有反應了,要提高保證金等。我們有個(gè)量化子系統在衡量這些東西,當時(shí)我沒(méi)有撤,客戶(hù)就覺(jué)得我是不是有點(diǎn)太狂妄,但是我跟他講,如果行情就此馬上反轉的話(huà),確實(shí)也沒(méi)辦法,這個(gè)錢(qián)是我們該退回去的。我們就是趨勢跟蹤系統先生效,另外一套系統對情緒做了一些界定,當時(shí)還沒(méi)有觸發(fā)我們的“情緒高點(diǎn)”系統。平倉之后客戶(hù)看到了,打電話(huà)過(guò)來(lái)問(wèn)我原因,我跟他說(shuō),今天真的是觸發(fā)了前兩天我們在討論的量化系統的信號,那就必須平。他說(shuō),我是不是受了他前兩天給我打電話(huà)的影響,希望我不要受他的影響,要堅定持有獲利倉位,我當時(shí)也沒(méi)話(huà)可說(shuō)。那時(shí)候我壓力是蠻大的,因為當天晚上一開(kāi)盤(pán)又是巨大的漲幅,其實(shí)如果不平倉,仔細算“雙十一”晚上夜盤(pán)的頭一個(gè)小時(shí),因為提前平倉又少賺了好多錢(qián),但是當時(shí)我也沒(méi)多想,當天晚上我也沒(méi)看盤(pán),早早關(guān)電腦睡覺(jué)了,第二天起來(lái),微信圈里面就吵翻天了。但確實(shí)我這樣做不能說(shuō)是精準的,沒(méi)有精準的東西,而且量化對情緒高點(diǎn)的判斷其實(shí)是反趨勢的,而且它的主要依據也是一些概率。當時(shí)我就說(shuō),在我們的衡量標準里面,99%的概率當天平倉是可以的。而且之所以我們有這個(gè)預判,也是我們以前花錢(qián)買(mǎi)來(lái)很多教訓,比如2015年7月8號,還有2016年也好多次,3月7號、4月21號、7月4號,都有類(lèi)似的情況,這些事情你看得多了,你就慢慢會(huì )去總結一些東西,但這個(gè)東西總結出來(lái)仍然不是確定性的,如果“雙十一”晚上行情繼續往上走的話(huà),很有可能最后一段我們就不參與了。當時(shí)我想,這樣做至少可以讓資金曲線(xiàn)平滑一下,因為最后一段行情肯定是不能完全拿到的,那我們就回避掉。與取的投資策略里面都是把任何主觀(guān)的東西回避掉,也就是人和市場(chǎng)沒(méi)有關(guān)系,人只能借助系統才跟市場(chǎng)有關(guān)系,所以這個(gè)東西也都是放在系統里面,系統沒(méi)有說(shuō)話(huà)的話(huà),估計我們也不會(huì )平,后來(lái)事實(shí)證明,我們在去年11月11號平掉之后,11月15號又開(kāi)倉了,真正的高點(diǎn)在12月12號左右,這個(gè)高點(diǎn)你就逃不掉了,別人說(shuō)為什么這個(gè)你沒(méi)逃掉,因為這個(gè)沒(méi)有觸發(fā)信號,那你怎么逃?不是所有的高點(diǎn)都能逃得掉的。所以我們在這方面確實(shí)是有量化條件的,但不是精準的,是個(gè)概率的問(wèn)題。


我們其實(shí)不太講“雙十一”這件事,因為這樣對客戶(hù)的預期的引導不是特別合理,他們就是應該在賺了錢(qián)之后接受大波動(dòng)的,我認為這是沒(méi)有辦法的,但是如果說(shuō)碰巧進(jìn)入了這么一個(gè)小范圍,那我覺(jué)得大概率我們能捕捉到的時(shí)候,還是可以捕捉一下的。



七禾網(wǎng)4、去年開(kāi)始商品期貨波動(dòng)明顯加大,您認為像去年“雙十一”晚上的行情以后是否還會(huì )出現?對于程序化交易者,應該如何避免或減小在這種極端行情中的損失?


魯軼:第一個(gè)問(wèn)題,我覺(jué)得肯定會(huì )出現,而且事實(shí)上真的出現了,“雙十一”之后我們的情緒子系統在商品市場(chǎng)上沒(méi)有觸發(fā),但在國債市場(chǎng)上已經(jīng)觸發(fā)了,國債第一波暴跌的時(shí)候,跟去年“雙十一”的情況類(lèi)似,其實(shí)我們也可以做得很好。當時(shí)我們幾個(gè)大的賬戶(hù)因為流動(dòng)性原因沒(méi)有做它,但是我也一直在觀(guān)察。所以我覺(jué)得像“雙十一”那樣的行情肯定是還會(huì )出現的,而且隨著(zhù)趨勢跟蹤策略的盈利性會(huì )吸引更多的人進(jìn)來(lái),這樣的行情肯定是要反復出現的。


對于第二個(gè)問(wèn)題,我覺(jué)得對我們做程序化交易的人來(lái)說(shuō),就是做順勢交易。首先我覺(jué)得要有個(gè)心理的底線(xiàn),就是說(shuō)這樣的極端行情要接受,然后再來(lái)考慮如何做優(yōu)化。有時(shí)候如果你先考慮優(yōu)化,你可能就不能接受這樣的行情,反而會(huì )影響整體的戰略布置。我們有幾個(gè)朋友,他們當時(shí)自己也在交易,但是他們全部都接受了,他們也過(guò)得挺舒服的,賺到該賺的錢(qián)就可以了。在這個(gè)過(guò)程中,如果真的要去避免,我覺(jué)得還是要對人有更多的研究,因為市場(chǎng)中交易的確實(shí)不是這些品種,而是背后的人的博弈,我覺(jué)得順勢是因為人的思維慣性,高點(diǎn)是因為人的情緒瘋狂點(diǎn),我們能對慣性做量化,那我覺(jué)得應該也有某些方法可以對這種情緒的爆發(fā)點(diǎn)做一些量化。傳統的那種超買(mǎi)、超賣(mài)其實(shí)就在研究這個(gè),只不過(guò)它的研究思路是不是一定正確?大家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再去想想,我覺(jué)得這是一種有益的思考,老子也經(jīng)常說(shuō),陰陽(yáng)是要互換的,所以這方面的研究肯定是有價(jià)值的。



七禾網(wǎng)5、近期“阿爾法狗”在和世界圍棋高手的對決中取得60連勝的成績(jì),您認為未來(lái)在交易中擁有人工智能的“機器人”是否會(huì )占主體地位?有越來(lái)越多的人參與到程序化交易當中來(lái),您認為程序化交易是否會(huì )越來(lái)越難賺錢(qián)?


魯軼:我認為機器人不會(huì )占主體地位,我覺(jué)得交易其實(shí)就是邏輯和程序,或者說(shuō)邏輯到系統,再到程序,程序只是表現在執行層面。圍棋比較特殊,它跟交易不一樣,是一個(gè)很封閉的規則,是有限規則集,據我了解,像國際象棋等,都是在做一個(gè)路徑打分的事情,也就是在這一步你走了之后,別人有什么應對,就跟博弈論的決策樹(shù)一樣。這個(gè)過(guò)程可以一直窮盡,窮盡到最后,然后把每條路徑再反推回來(lái),選一條最優(yōu)路徑,再決定現在走什么。但人的記憶力有限、內存有限,所以做這個(gè)事情就做不過(guò)計算機。但交易是一個(gè)相對非常動(dòng)態(tài)的環(huán)境,它的規則也很動(dòng)態(tài),比方說(shuō)這段時(shí)間可能趨勢交易的人多一點(diǎn),那段時(shí)間可能套利的人多一點(diǎn),不同的市場(chǎng)階段會(huì )吸引不同的人進(jìn)來(lái),它經(jīng)常會(huì )變。而且你也不能一味定性市場(chǎng)是由震蕩和趨勢構成的,趨勢還有不同的節奏,震蕩也有不同的波動(dòng)性。所以我覺(jué)得從現有的認識來(lái)講,交易很難被描述為一個(gè)有限規則集的東西,所以未來(lái)機器人在交易中占主體地位我認同,但是擁有人工智能的機器人占主體我不太認同,因為最終交易邏輯還是人賦予的,特別是對機器學(xué)習我是不太認可的。我以前做過(guò)一段時(shí)間自然語(yǔ)言理解的研究,當時(shí)我們拼命地想把自然語(yǔ)言全部規則化,理解所有語(yǔ)言的規則,然后教會(huì )計算機,事實(shí)證明這個(gè)事情失敗了。


有越來(lái)越多的人參與到程序化交易當中來(lái),應該說(shuō),壞的程序化交易肯定會(huì )越來(lái)越難賺錢(qián),因為程序化交易只是一個(gè)表現形式,真正最重要的還是人的思想,如果你的思想是不正確的,或者本來(lái)就是趨勢跟蹤策略要批判的那些人性偏向主導下設計出來(lái)的程序化交易,那肯定要出大問(wèn)題的。就像長(cháng)期資本管理有限公司,有那么多諾貝爾獎得主,他們搞了一堆數學(xué)東西,但到后面也失敗了。所以我覺(jué)得市場(chǎng)本來(lái)就是難賺錢(qián)的,不是說(shuō)程序化來(lái)了會(huì )讓這個(gè)事情變簡(jiǎn)單,永遠是不會(huì )簡(jiǎn)單的,但是市場(chǎng)是個(gè)零和游戲,有人輸了錢(qián)就一定有人賺錢(qián),你只要保證在這個(gè)人群當中,你是處于金字塔塔尖的位置,那問(wèn)題就不是特別大。這本身就是個(gè)很高的要求,需要你不斷去變化,市場(chǎng)本來(lái)就是變化的,從來(lái)沒(méi)有靜止過(guò)。你如果真的抓住了市場(chǎng)的精髓,把它變成一套規則,這要取決于你的規則考察的一些數據來(lái)源,它就是能夠適應動(dòng)態(tài)的。比如你不能說(shuō)只做螺紋鋼,螺紋鋼在最近5年的表現里面確實(shí)是絕對的王者,但是未來(lái)呢?你不知道,也許螺紋鋼被熱卷替代了,或者被別的某個(gè)明星品種替代了。


責任編輯:傅旭鵬
Total:3123

【免責聲明】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(guān)點(diǎn),與本網(wǎng)站無(wú)關(guān)。本網(wǎng)站對文中陳述、觀(guān)點(diǎn)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。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。

本網(wǎng)站凡是注明“來(lái)源:七禾網(wǎng)”的文章均為七禾網(wǎng) www.yfjjl6v.cn版權所有,相關(guān)網(wǎng)站或媒體若要轉載須經(jīng)七禾網(wǎng)同意0571-88212938,并注明出處。若本網(wǎng)站相關(guān)內容涉及到其他媒體或公司的版權,請聯(lián)系0571-88212938,我們將及時(shí)調整或刪除。

聯(lián)系我們

七禾研究中心負責人:劉健偉/翁建平
電話(huà):0571-88212938
Email:57124514@qq.com

七禾科技中心負責人:傅旭鵬/相升澳
電話(huà):13758569397
Email:894920782@qq.com

七禾產(chǎn)業(yè)中心負責人:果圓/王婷
電話(huà):18258198313

七禾研究員:唐正璐/李燁
電話(huà):0571-88212938
Email:7hcn@163.com

七禾財富管理中心
電話(huà):13732204374(微信同號)
電話(huà):18657157586(微信同號)

七禾網(wǎng)

沈良宏觀(guān)

七禾調研

價(jià)值投資君

七禾網(wǎng)APP安卓&鴻蒙

七禾網(wǎng)APP蘋(píng)果

七禾網(wǎng)投顧平臺

傅海棠自媒體

沈良自媒體

? 七禾網(wǎng) 浙ICP備09012462號-1 浙公網(wǎng)安備 33010802010119號 增值電信業(yè)務(wù)經(jīng)營(yíng)許可證[浙B2-20110481]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(jīng)營(yíng)許可證[浙字第05637號]

認證聯(lián)盟

技術(shù)支持 本網(wǎng)法律顧問(wèn) 曲峰律師 余楓梧律師 廣告合作 關(guān)于我們 鄭重聲明 業(yè)務(wù)公告

中期協(xié)“期媒投教聯(lián)盟”成員 、 中期協(xié)“金融科技委員會(huì )”委員單位